澳门永利皇宫订房电话

舊網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第十二讲 学习论语

发布时间: 2019-01-14 17:49:00 来 源:

第十二講  學習論語
亦 省

 
  八佾篇三·第十八章
  1、原文
  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爲谄也。”
  2、譯文
  孔子說:“按照禮節去侍奉君主,別人卻覺得這是故意討好君主。”
  3、名人解讀
  程頤:聖人事君盡禮,當時以爲謅。若他人言之,必曰我事君盡禮,小人以爲謅,而孔子之言止于如此。聖人道大德宏,此亦可見。
  4、要義
  按正常的禮節,對君王的恭敬,別人反倒譏笑他是谄媚。可夫子是不會計較別人如何說的,自己還是事君盡禮。對這種怪象,夫子仍是溫和地這麽說,沒有反唇相譏。從這一點,便可看出聖人之道大德宏、之品質高尚、之溫良恭儉讓。聖人的道德,表現出來的必定是質直柔和。質就是他的心地正直,雖然僭越盛行,可他依然事君盡禮;柔就是他的宅心仁厚,盡管遭受非議,可他仍舊身體力行。
  當然,在社會趨于敗壞,政治走向黑暗的時候,想要維護禮法並做個忠臣是很困難的。從夫子的遭遇與感歎可見一斑。唯有如此,才顯得難能可貴。在君主無道奸佞滿朝之時,志士當堅守,若能使禮法尊嚴得到維護,國家才有複興的機會,社會才有拯救的可能。這便是夫子堅守的真正原因,也是令人景仰的地方。
  八佾篇三·第十九章
  1、原文
  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2、字詞解釋
  定公:魯定公,姓姬名宋,“定”是其谥號。
  3、譯文
  魯定公問:“國君差使臣子,臣子事奉國君,應該如何做?”孔子回答說:“國君差使臣子要依禮相待,臣子事奉國君應盡責盡職,忠心事奉。”
  4、名人解讀
  朱熹:二者皆理之當然,各欲自盡而已。
  5、要義
  孟子說:“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它表述的觀念就是:“君臣有義”。而不是後世所宣揚的那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有禮,臣盡忠,就是君臣大義。無條件的效忠,就不是君臣大義。這是夫子討論君臣關系的重要意見,也是正確處理君臣關系的基本原則。他認爲君臣都應當遵循禮節。由于君主身爲強者,占據優勢地位,應當先在禮的方面做表率,才能令弱勢的臣子受到感召,依禮而行。
  無任作爲過去的君主還是作爲現在的領導,對待下屬都應當以禮待之,給他們以足夠的尊重,唯有這樣,他們才會心幹情願地跟著自己幹。這是一種以仁換仁、以心換心的思想。只要准確地把握夫子的語言精髓,無任何時何地,都會處理好上下級的關系,都會有利于事業的發展,仍至有利于政局的穩定。
  八佾篇三·第二十章
  1、原文
  子曰:“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2、字詞解釋
  (1)關雎:《詩經》中的第一篇。
  (2)淫:過分。
  (3)傷:過于哀傷。
  3、譯文
  孔子說:“《關雎》這首詩,快樂而不過分,悲哀而不傷感。”
  4、名人解讀
  朱熹:關雎之詩,言後妃之德,宜配君子。求之未得,則不能無寤寐反側之憂;求而得之,則宜其有琴瑟鍾鼓之樂。蓋其憂雖深而不害于和,其樂雖盛而不失其正,故夫子稱之如此。
  5、要義
  上兩章剛講禮節問題,怎麽又講到了《詩》呢?講禮節,實際上講的是政治風氣、社會風氣。詩是什麽?是人類真實情感的表達,是政治風氣、社會風氣的開端。此處講詩,就是告誡世人首先要思想純正,這樣政治風氣、社會風氣才會純正。夫子對《關雎》的評價,實質上表達的是他對情感控制的看法,也就是凡事講求適度的“中和之美”。 這首詩好就好在“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樂而不淫,可以幫助我們養成良好的品格,保全自己的名聲和尊嚴。哀而不傷,則能讓我們遠離煩惱,避開那些讓自己不快樂的人和事。放縱了就要樂極生悲;哀傷了就會痛苦不堪。在這裏,夫子勸誡世人無論做什麽事都要“發乎情,止乎禮。”正如修身爲政一樣要具備“思無邪”的素養和“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情操。
  八佾篇三·第二十一章
  1、原文
  哀公問社于宰我。宰我對曰:“夏後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 ,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2、字詞解釋
  (1)社:土神。這裏指得是社主,即土神的牌位,用木頭制成。哀公問用什麽做社主好。
  (2)宰我:孔子的學生,名予,字子我。孔門十哲之一。
  3、譯文
  魯哀公問宰我用什麽木頭做土神的牌位好。宰我回答說:“夏代用松木做,商代用柏樹做,周代用栗木做,用栗木做的意思是使老百姓望而生畏,戰戰兢兢。”孔子聽到後說:“已經做成的事就不必再說它了,已經做了的事就不必再勸阻了,已經過去的事就不必再追究了。”
  4、名人解讀
  朱熹:孔子以宰我所對,非立社之本意,又啓時君殺伐之心,而其言已出,不可複救,故曆言此以深責之。
  5、要義
  夏朝用的是松木,殷商用的是柏木,都有長久統治天下之意。周朝則用的栗木。關于栗木的使用,曆史上有兩種解釋:一是確如宰我所言,意在威懾百姓;二是表示敬畏天命,提醒自己執政時要戰戰兢兢、謹小慎微。而從夫子聽到宰我所說的反應來看,周武王選用栗木的目的的確是爲了恐嚇百姓。作爲王室成員的魯哀公,豈有不知周武王用栗木之意,其本意是試圖恢複君權,削弱季孟叔三家的權力,只是明知故問,以問社的名義向宰我請教並以期獲得支持。或許也問過夫子,夫子並未回答。聰明的宰我于是也用隱語回答,支持哀公奪政。于是魯哀公同三家大臣進行激烈的沖突,終致魯哀公27年,流亡越國。回顧曆史,在定公時期,夫子也曾建議魯定公逐步削弱季孟叔三家的權力,爲什麽在這裏卻不同意宰我的建議呢?“時也”,魯定公時,三家勢力初成,夫子擔任魯國大司寇,逐步削弱三家權力,手段溫和可行。到了魯哀公時,三家實力雄厚,已把持朝政,即便采取激烈手段也無法成功,因此夫子不同意宰我的建議。但也許夫子也希望魯哀公能夠成功恢複王權,才說既往不咎。
  “成事不說,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就是告訴宰我,事情過去了不必再提,既成事實多說無益。顯然,夫子認爲周武王用栗木做牌位是不符合仁政愛民的治國方略的,只是希望宰我對這事不要再提,以免誤導魯哀公,挑起國君的殺伐之心,導致生靈塗碳。夫子教訓宰我的這三句話,爲後世確立了一個對待過去錯誤或失敗的原則,那就是“既往不咎”。這種思想利弊兼有,對後世影響極大。有利的一面是:不糾纏于過去的錯誤與失敗,使人放下包袱、輕裝上陣,以輕松的心態面對未來。不利的一面是: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缺少必要的檢討與反省,有可能導致在錯誤的道路上一錯再錯。
  八佾篇三·第二十二章
  1、原文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爲兩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
  2、字詞解釋
  (1)管仲:姬姓,管氏,名夷吾,字仲,谥敬,春秋時期法家代表人物。史稱“管子”,齊桓公時期的相國,輔助齊桓公成爲霸主。
  (2)器:因爲器具都能容納物品,所以“器”也引申爲才華,如 “廟堂之器”,意思就是有治理國事的才能。
  (3)儉:儉德。諸葛亮《誡子書》裏有“靜以修身,儉以養德。” 不單指生活上的節儉,還指思想、工作、作風等處處節儉,說話言簡意赅,辦事幹淨利索。
  (4)三歸:一種說法是將齊國商稅的十分之三歸于個人。另一種說法是齊桓公賜管仲三處采邑。
  (5)攝:兼職,代理。如:攝政,攝位。
  (6)塞門:大門口築的一道短牆,以別內外,相當于屏風、照壁等。
  (7)反坫[diàn]:土築的平台,類似茶幾,上面可以放東西。互相敬酒後,把空酒杯放還在坫上,爲周代諸侯宴會時的一種禮節。古禮規定只有天子和諸侯才能擁有反坫。
  3、譯文
  孔子說:“管仲雖幫助齊桓公成就霸業,卻未能引領齊桓公走入王道,格局還是小了些,沒能胸懷天下。”有人問:“管仲節儉嗎?”孔子說:“管氏有三歸的俸祿,家臣多的都不用兼職,這樣怎能算是節儉呢?”那人又問:“那麽管仲知禮嗎?”孔子說:“齊桓公在大門外建立屏風牆,管仲家門外也樹起屏風牆;齊桓公爲了接待諸侯國君在家中設有反坫之台,管仲也在家中設立反坫之台。如果說管仲知禮,那麽還有誰不知禮呢?”
  4、名人解讀
  朱熹:孔子譏管仲之器小,其旨深矣。或人不知而疑其儉,故斥其奢以明其非儉。或又疑其知禮,故又斥其僭,以明其不知禮。蓋雖不複明言小器之所以然而其所以小者,于此亦可見矣。
  5、要義
  本章夫子對管仲評價顯然是否定的,說他不知禮,不節儉,但是在整部《論語》中,孔子對管仲的整體評價卻是肯定的,評價管仲“不懂禮卻知仁義”。之所以認爲管仲器小,就是上述的兩點依據,一是管仲不遵守禮制,二是管仲缺乏節儉的美德。在夫子的社會政治範疇中,禮制居于至高無上的地位,管仲不遵守禮制,當然稱不上大器。在古代道德評價體系中,節儉占有很大的分量,而管仲生活奢侈。遵禮是對傳統制度的敬畏,節儉是對自己欲望的約束。越禮必然狂妄,奢侈必然放縱。狂妄放縱之人器量肯定偏狹,容不下不同思想和不同政見的人,故曰“器小”。器小之人固然可以憑其才幹成功于一時,但很難廣采博納,建立起爲後世效法的制度。的確,管仲輔佐齊桓公建立了偉大功業,但在他死後,齊國便人亡政息了。夫子說他“器小”,不是隨便說說而已的。將此道理放到現在依然適用。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關新聞
地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