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皇宫订房电话

舊網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第十一讲 学习论语

发布时间: 2018-12-21 09:20:00 来 源:

第十一講  學習論語
亦 省

  八佾篇三·第十一章
  1、原文
  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
  2、字詞解釋
  (1)示:有兩種解釋,一是“展示、擺放、擺明”;二是通“視”。這裏取前解。
  (2)斯:這。指後面的掌。
  3、譯文
  有人問孔子“禘”祭的根本道理是什麽。孔子說:“我不知道。知道的人對于治理天下,會好像把東西擺在這裏一樣容易吧!”一面說,一面指著手掌。
  4、名人解讀
  朱熹:先王報本追遠之意,莫深于禘。非仁孝誠敬之至,不足以與此,非或人之所及也,而不王不禘之法,又魯之所當諱者,故以不知答之。指其掌,言其明且易也。蓋知禘之說,則理無不明,誠無不格,而治天下不難矣。聖人于此,豈真有所不知也哉?
  5、要義
  “有人問孔子‘禘’祭的根本道理是什麽”。聯系上一章,聽說孔子對“谛”祭挑毛病,難免有人不服,用反譏的語氣問孔子。“不知也”,孔子其實是知道“谛之說”的,之所以這樣冷淡地回答,是對帶有質問意味而非真心求教的一種權宜托辭。“之于天下也”的“之于”,即“相比于”,即把知“天下”與知“谛”相比。因爲“谛”不好說明白,所以用“天下”作比較,意思是:“這個人對于天下之‘知’”,“其如示諸斯乎”。就是說,具備了對“谛”認知的人,別說對于一般事物能了解的清清楚楚,既使對于整個天下,也象看手中的物品一樣清清楚楚。
  夫子不僅把谛祭看成是一套祭祀禮儀,還把谛祭看成是治理國家的原則問題。他告誡“谛祭者”們,只有真正理解了“谛祭”的含義,才能治理好天下。
  八佾篇三·第十二章
  1、原文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
  2、字詞解釋
  (1)與:參加、參與。
  3、譯文
  祭祀先人的時候,要像先人在自己眼前一樣,發自內心地行禮、祈福;祭祀神靈的時候,要像神靈在自己眼前一樣,發自內心地祭拜、祈禱。孔子說:“這些祭祀活動一定要親自參加,如果不能親自參加,就等同于沒有參加。”
  4、名人解釋
  朱熹:孔子之言以明之。言己當祭之時,或有故不得與,而使他人攝之,則不得致其如在之誠。故雖已祭,而此心缺然,如未嘗祭也。
  5、要義
  無論何時何地,不論是祭祀還是從事其他事情,心懷恭敬、真情實意都是一種美德,也是取得成功的高效之舉。
  八佾篇三·第十三章
  1、原文
  王孫賈問曰:“‘與其媚于奧,甯媚于竈’何謂也?” 子曰:“不然;獲罪于天,無所禱也。”
  (1)王孫賈:衛國權臣。
  (2)奧:屋內西南角的神,此處曆來被人視作尊位。
  (3)竈:竈神。
  3、譯文
  王孫賈向孔子問道:“‘與其奉承奧神,不如巴結竈神’這句話是什麽意思?”孔子說:“不是這樣的。倘若得罪了上天,無論你到哪裏禱告求情都沒有用。”
  4、名人解讀
  朱熹:天,即理也;其尊無對,非奧竈之可比也。逆理,則獲罪于天矣,豈媚于奧竈所能禱而免乎?言但當順理,非特不當媚竈,亦不可媚于奧也。
  5、要義
  奧在屋子的西南角,是一家主神的位置;竈是竈神,主管一家的飲食。當時的人們通常認爲:奧神雖然尊貴,但是高高在上,竈神雖然不如奧神地位高,但是主管人的飲食。所以,從實用主義的角度講,獻媚于奧神還不如獻媚于竈神來的實惠些。類視于現在的“縣官不如現管”。
  夫子不以爲然,明確指出,如果違反禮制,作惡多端,必然會受到上天的懲罰,到那時,恐怕吃喝的機會都沒有了,祈求哪路神靈保佑也沒有用。意思是說,禮制雖然不直接解決吃喝,但卻能影響、決定人的命運,禮制遠比吃飯問題重要的多。夫子認爲,爲人處世,應當遵循天道大義,心懷仁慈。如此行事,上利國家,下懷萬民,自然會得到尊重與愛戴。所以,無需去刻意討好哪個人。對于今天的人們來說,這個主張仍然有著重要的價值。
  八佾篇三·第十四章
  1、原文
  子曰:“周監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
  2、字詞解釋
  (1)監:通“鑒”,借鑒。
  (2)二代:指夏、商。
  (3)郁郁:文采興盛。
  (4)文:指禮樂制度。
  3、譯文
  孔子說:“周代積累和總結了夏、殷兩個朝代的經驗成果,禮樂制度多麽完美文雅呀!我遵循周代。”
  4、名人解讀
  康有爲:監,視也,郁郁,文盛貌。孔子改制,取三代之制度而斟酌損益之。
  5、要義
  夫子對夏、商、周的禮儀制度有著極深的研究。周朝在夏、商兩個朝代的基礎上,進一步改革、創新,形成了本朝獨具特色的以禮樂爲代表的新制度。夫子評價新制度說,周朝的禮制是多麽的完備、周詳,文化藝術多麽的繁榮、昌盛。無任是形式上還是內容上,周禮都比前朝完善很多。故夫子對此贊賞有加。
  禮制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內容之一。對此,夫子所秉持的態度是既要繼承,也要創新,且對前朝的繼承尤爲重要。揆諸曆史,不得不說,這是對待傳統文化最正確也是最科學的態度。對于今天的我們來說,若想複興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也要具備這種科學的辨證學習方法,才能保證我們在繼承的過程中求得發展。
  八佾篇三·第十五章
  1、原文
  子入太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入太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
  2、字詞解釋
  (1)太廟:開國的君主叫太祖,太祖的廟叫太廟。
  (2)鄹(zou):魯國地名,位于山東曲阜東南。
  3、譯文
  孔子走進太廟,每件事情都問。有人說:“誰說鄹人叔梁纥的兒子懂禮啊?他走進太廟,每件事都要問。”孔子聽到後,說:“這正是禮。”
  4、名人解讀
  朱熹:此蓋孔子始仕之時,入而助祭也。孔子自少以知禮聞,故或人因此而譏之。孔子言是禮者,敬謹之至,乃所以爲禮也。
  5、要義
  夫子雖然知禮,但他入了太廟還是要去問,表現出他虛心好學、恭敬誠業、治學嚴謹的態度。此刻夫子雖然很知禮,可能他的知禮還是停留在對于典章文獻的認知程度,現在他要去觀禮,“雖知亦問”,須問個明白。這是爲什麽?踏實。這是說明他“敬謹之至” 。恭敬、謹慎本身就是禮,夫子的所作所爲,充分體現了謙虛認真的禮教精神。
  八佾篇三·第十六章
  1、原文
  子曰:“射不主皮,爲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2、字詞解釋
  (1)射不主皮:禮樂中的射以中不中爲主,並不以是否穿破爲主。
  (2)同科:同等、同級。
  3、譯文
  孔子說:“射箭比賽不以穿透程度爲標准,因爲各人力氣不同,這是古時的規矩。”
  4、名人解讀
  朱熹: 古者射以觀德,但主于中,而不主于貫革,蓋以人之力有強弱,不同等也。
  5、要義
  這裏的“射”,與戰場上射箭的“射”不同,而是一種禮儀,不是比誰的力量的強弱,而是比技藝的精良和你是不是真正如禮。射禮是禮、樂、射、禦、書、數六藝中的一藝,練習這些技藝的目的,是以便提升道德修養。夫子有“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遊于藝”之說,即所謂道、德、仁、藝,其志向是提升道德水平,這就要“志于道”;道是無形無相,講的是宇宙本體,君子要證悟宇宙本體,那必須要“據于德”,修德而證道;存心是存“仁”之心;那麽,用什麽來修學德與仁?那就是“遊于藝”,要練習這些技藝,且這些技藝必須要如禮的進行。所以,通過射禮,可以觀察到一個人是否知禮。夫子的這種思想,其目的在于建立一種社會道德評價體系,那就是,評價一個人,應該以他向善求仕之心爲標准,而不能以爲善的大小爲依據。
  八佾篇三·第十七章
  1、子貢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2、字詞解釋
  (1)去:去掉、廢除。
  (2)告朔:朔爲每月的第一天。周天子于每年秋冬之交向諸侯頒布來年的曆書,曆書會指明來年有無閏月、每月的朔日是哪一天,這就是告朔。
  (3)饩(xi)羊:諸侯接受曆書後,藏于祖廟。每縫初一,便殺一頭羊祭于廟。羊殺而不烹叫饩。告朔饩羊是古代廷續下來的一種祭禮制度。
  3、譯文
  子貢想把魯國每月初一告祭祖廟的那只活羊去而不用。孔子道:“賜呀!你可惜的是那只羊,我可惜的是這種禮。”
  4、名人解讀
  朱熹:魯自文公始不視朔,而有司猶供此羊,子貢蓋惜其無實而妄費。然禮雖廢,羊存,猶得以識之而可複焉。若並去其羊,則此禮遂亡矣,孔子所以惜之。
  5、要義
  到了子貢的時代,每月初一,魯君不但不親臨祖廟,而且也不聽政,只是殺一只活羊。告朔制度作爲周朝的一項禮制,失去了實質意義,完全成爲一種形式,而且,形式的主要部分也已荒廢,只保留了一點蹤迹:殺羊祭廟。子貢覺得,既然已經毫無意義,還保留殺羊儀式幹什麽?不如完全取消這一制度,留羊一條活命。夫子知道了,批評子貢說,你只想到救一只羊,體現了仁愛之心,可沒看到這樣做是取消了周朝的一項禮制。雖然這一禮制已經沒有實質意義,具體儀式也基本荒廢,但只要繼續每月供奉饩羊,一般的人們尚可由此而知時令,後世之人尚可見此饩羊而知有告朔之禮,得以考據而有所取。是以不去饩羊,其禮尚未全廢,饩羊一旦除去,其禮也就完全廢棄了。所以孔子說:“我愛其禮。”只要這種儀式還在,說明周朝的禮制還在,周朝的權威還在,周朝還在。將來,如果要重新推行禮制,可以以此爲依據。你把殺羊儀式取消了,周朝的一項禮制就消失了,周朝還在嗎?夫子認爲,即使禮制逐漸衰退,但也比徹底消失好得多。因爲祭祀祖先的禮制,既有慎終追遠等內在實質,也有上供叩拜等外在形式。參加祭祀活動時,可能會有人是走過場的,沒有懷思祖先的敬誠之心。但只要能參加祭祀禮儀,說明他的恭謹之心還是存在。要是祭禮沒有了,那麽這個恭謹之心就沒有載體了。人沒有了恭謹之心,可能就會無法無天,什麽壞事都有可能做出來。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關新聞
地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