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皇宫订房电话

舊網站入口
 當前位置: 首頁  >  互動平台  >  行業動態

服務領域拓寬,地質工作積蓄增長新動能

发布时间: 2018-02-27 10:20:00 来 源:

2017年,世界经济增长明显回升,发达经济体与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同时提速。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保持了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态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经济结构不断优化,新旧动能加快转换,质量效益有所提升;生态环境状况明显好转,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成效明显。在我国经济发展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平稳过渡的形势下,资源环境需求结构持续优化,地質勘查工作保持了深度调整的态势,地質勘查业务在不断探索和拓展中积蓄增长的新动能。

宏觀政策催化地勘持續調整

我国地質勘查行业自2013年进入调整下行阶段,2017年是进入萎缩期的第5个年头。随着国家资源环境需求结构的持续优化,矿产需求增速显著趋缓,环境保护需求显著增长,矿产资源勘查开采政策趋紧,生态文明建设力度明显加大。宏观管理政策对地質勘查影响日益显现,地質勘查工作的投资结构、专业结构与区域布局持续调整。

生態文明建設深入推進,礦産勘查開采管理政策趨緊

环境保护政策法規频繁出台,生态文明建设力度明显加大。2017年1月,国务院发布《全国国土规划纲要(2016~2030年)》,要求推进国土开发、保护和整治;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制度;7月,国务院新增17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数增至463个;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环境监测改革提高环境监测数据质量的意见》,提出建立环境监测数据质量保障责任体系。2016~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完成了对全国31省份的全覆盖,大幅提升了地方政府生态环境保护的意识。

2006~2017年全国地質勘查投入变化

礦産勘查開發管理政策趨緊,探礦采礦活動約束加大。國土資源部發文啓動各類保護區內礦業權清理工作。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司法解釋,強化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重點生態功能區、生態環境敏感區和脆弱區等區域內礦産資源勘查開采活動的法律約束。新疆、內蒙古、青海、湖南等越來越多的省份出台文件,穩妥推進自然保護區內的礦業權清退。隨著礦産勘查開發相關生態環境保護政策的不斷出台,越來越多國土空間突出生態功能,礦産勘查開采空間不斷減少;生態環境保護要求逐漸提高,礦産勘查開采環境成本不斷加大;生態環境監管要求日益嚴格,礦産勘查開采環境約束力度不斷加大。

地質勘查投入继续下滑,资源与环境投入一降一升

2017年,我国地質勘查投入继续下行。初步统计,全年地質勘查投入197.78亿元,同比减少20%,降幅比2016年(24.6%)有所收窄。从本轮地質勘查周期来看,2017年地質勘查投入与2012年峰值相比下降了61.2%,相当于2007年的投入水平,接近或进入本轮周期的底部区间。这说明,经过过去几年供需调整和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地質勘查结构性过剩的压力已大大缓解,地質勘查工作去产能的空间进一步缩小。

资源型地質勘查投入持续下滑,环境型地質勘查投入不断上升。全年矿产勘查投入119.00亿元,同比减少29.9%;水文地质、环境地质与地质灾害调查投入25.34亿元,同比增加0.8%。矿产勘查投入占比逐年下降,从2012年的81.2%降至2017年的60.2%,但仍然占据地質勘查工作的半壁江山。水文地质、环境地质和地质灾害调查投入占比持续上升,从2006年的3.0%升至2017年的12.8%。东部地区环境型地質勘查上升尤为明显,投入占比从2011年的12.7%快速增加到2017的33.3%,城市群环境地质综合调查、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等工作明显加快。

企業投入持續低迷,中央、地方財政與社會資金三足鼎立

社会资金投入持续下滑。2012年之后,随着地質勘查行业的结构性调整与下行,社会资金对地質勘查前景持负面展望,从而导致对地質勘查投入不断下降。社会资金对地質勘查的投入从2012年293.37亿元的峰值逐年下降,年均下降24.2%,到2017年降至70.55亿元,不足峰值时的1/4。社会资金对地質勘查投入的下降主要体现为对矿产勘查投入的下降。矿产勘查社会资金投入从2012年高峰时的281.39亿元,大幅下降到2017年的62.23亿元,年均下降25.3%。

中央和地方财政投入稳定器作用凸显。从资金来源看,2017年中央财政58.65亿元,占总量的29.6%,同比减少7.2%;地方财政68.58亿元,占总量的34.7%,同比减少16.2%;社会资金70.55亿元,占总量的35.7%,同比减少31.2%。从变化趋势看,2013年以来,社会资金大幅下跌,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投入小幅调整,占比随着社会资金投入的下跌而不断上升,对于保障地質勘查工作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发挥了重要作用。

礦種勘查投入繼續分化,戰略新興礦産和非常規能源關注度持續上升

從不同礦種來看,2012年以後各礦種勘查投入呈現出三種變化趨勢:快速下滑、緩慢下行趨穩、穩定上升。

煤炭和鐵礦等大宗礦種礦産勘查投入持續快速下滑。2012年煤炭勘查投入高達121.91億元,遠遠超過其他礦種;2012年以後呈現斷崖式下滑,到2016年降至17.47億元,年均下降38.0%(如圖);2017年上半年同比下降35.0%。2012年鐵礦勘查投入49.54億元,之後呈現斷崖式下滑,到2016年降至10.28億元,年均下降32.3%;2017年上半年同比下降37.0%。

貴金屬和有色金屬礦産勘查投入呈緩慢下行趨穩的態勢。與其他礦種不同,貴金屬礦産勘查投入在2013年達到峰值72.17億元,之後緩慢下降,到2016年降至37.72億元,年均下降18.9%。有色金屬礦産勘查投入在2012年達到峰值115.95億元,之後緩慢下降,到2016年降至57.84億元,年均下降15.2%。貴金屬、有色金屬礦産勘查投入年均降幅接近礦産勘查平均降幅。

戰略新興礦産和非常規能源礦産勘查投入穩定上升。2016年,稀有、稀土、稀散、石墨、金剛石等戰略新興礦産投資達7.53億元,同比增71.4%;2017年上半年同比增加26.9%。

地質勘查区域格局保持稳定,服务重点区域作用提升

地質勘查投入区域格局总体稳定。2017年,西部地区地質勘查投入111.82亿元,占总投入的56.5%,自2008年以来一直保持在60%以上,是地質勘查投入的重点区域;其次是东部地区,占比15.2%,中部地区,占比15.0%;东北地区最低,占比7.8%。从各省情况来看,地質勘查投入由高到低排名前5位的依次为:新疆(36.02亿元)、内蒙古(14.88亿元)、云南(11.33亿元)、黑龙江(8.69亿元)、青海(8.49亿元)。

地質勘查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一带一路”建设等重大区域发展战略深入实施。京津冀地質勘查投入占比不断增长,投入占比从2013年的3.7%增至2017年的4.8%;中央财政投入从2015年的1.3亿元增至2017年的2.6亿元,占地质调查总经费比例从1.7%增至4.0%。2017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雄安新区以来,中国地质调查局和京津冀地质调查部门加大了对雄安新区的投入,采取有力措施提高新区的地质调查工作程度。长江经济带中央财政投入占地质调查总经费比例总体保持上升态势,从2015年的20.8%增至2017年的21.6%。以长三角、皖江经济带等重要经济区为重点开展地质环境综合调查,为优化国土空间格局和实施新型城镇化战略提供基础支撑。

2018:圍繞國家新需求加快轉型與發展

从全球来看,2017年全球矿产勘查市场触底回升,为我国矿产勘查市场的趋稳与回调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从国内来看,2017年采矿业利润总额实现大幅增长,有利于重塑投资者对矿产勘查业的信心;新时代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提出的新要求和新需求,推动地質勘查不断拓宽工作领域。但是,2018年财政政策优先确保重点领域和项目,地質勘查财政投入下行压力较大;目前已出台的相关管理政策效应或将集中显现,社会资金更倾向于持币观望。总体判断,2018年全国地質勘查工作将延续2017年的下行调整趋势,但地質勘查投入降幅将明显收窄,预计全年投入下降10%左右;地热、三稀等战略新兴矿种等矿产勘查进一步受到重视,城市地质、环境地质、地质灾害等面向生态文明建设的地質勘查将继续拓展。

管理政策效應或將集中顯現,地勘市場趨穩內生動力增強

政府部門出台了一系列與礦産勘查開采相關的管理政策。2017年7月,國土資源部啓動自然保護區礦業權清理工作。隨後,各省紛紛出台文件對各類保護區礦業權進行清理和分類處置。總的基調是:加大生態敏感區環保力度,現有礦業權逐步退出;擡高礦業權登記門檻,自然保護區內不再新設礦業權。應當認識到,這些政策目前還是階段性的,未來將會更加清晰:一是自然保護區數量可能還會增加;二是現有礦業權的退出政策可能會進一步細化。面對政策的不斷收緊和礦業權退出標准的不確定,社會資金更傾向于持幣觀望,減少或暫停對礦産勘查的投入。2017年出現的礦産勘查投入與礦業市場及全球礦産勘查市場趨勢“雙偏離”現象在2018年可能會繼續。隨著政策的明朗和穩定,市場對礦産勘查的決定性作用將凸顯,地勘市場趨穩內生動力增強。

一是礦産勘查投入可能將繼續與礦業市場偏離。2016年初以來,標普全球金屬價格指數由持續下行轉變爲震蕩上行,特別是2016年下半年持續上漲,2017年上半年經曆溫和回調後又進入上行區間。上海有色金屬價格指數經曆了相似的上漲過程。受此影響,我國采礦業利潤由降轉升。2016年采礦業實現利潤1825.2億元,同比下降27.5%;2017年1~11月實現利潤4434.0億元,同比大增286.8%。礦産品價格上漲和采礦業利潤上升的行情沒能傳導至上遊的礦産勘查。礦産勘查投入2016年下跌29.3%,2017年又下跌29.9%。在礦産品價格上漲一年半之後,礦産勘查投入仍然在下行,表現爲與國內礦業市場趨勢的“偏離”。

二是礦産勘查投入可能將繼續與全球礦産勘查市場偏離。2006年之後全球礦産勘查投入出現快速增長,到2012年達到205.26億美元峰值,年均增長30.4%;2012年以後開始大幅下跌,到2016年年均降幅達23.8%。我國礦産勘查投入變化與全球走勢基本同步,2006年~2012年礦産勘查投入快速上升,年均增長44.7%;2012年之後勘查投入開始下滑,到2016年年均降幅14.4%。但是,2017年全球礦産勘查投入同比上升14%,礦産勘查市場實現觸底回升;而我國礦産勘查投入繼續下行,且降幅有所擴大,表現爲與全球礦産勘查市場趨勢的“偏離”。

不同礦種需求增長出現分化,地勘市場隨之繼續分化

2014年之後,我國礦産資源消費總量增長出現轉折性變化,增速由過去的快速增長轉變爲緩慢增長,並存在高位趨穩的傾向。

一是消費量在10億噸級的煤炭、鐵礦石、水泥等礦産品消費量先後到達峰值並出現微降。煤炭消費量于2013年達到峰值28.1億噸標准煤;2013年以後逐年降低。鐵礦石消費量在2014年達到峰值,2015年~2016年平均比峰值降低2.1%。水泥消費量在2014年達到峰值,2015年~2016年平均比峰值降低4.1%。

二是鋁、銅、金等多數有色金屬與貴金屬消費量增速放緩。原鋁消費量2002年~2014年均增長17.6%;2015年~2016年增速分別放緩至14.2%、2.7%。精銅消費量2000年~2014年均增長15.0%;2015年~2016年增速分別放緩至0.5%、2.8%。黃金消費量2013年達到高點1176.4噸,2014年~2016年在970噸上下波動。

三是油氣礦産與消費量在萬噸級及以下的戰略新興礦産消費量繼續保持增長的趨勢。石油和天然氣消費量保持不斷增長的態勢,石油和天然氣年均增長分別爲4.8%、9.1%。稀土、锂、铍、锆、铟、铼、鍺、镓等戰略新興礦産消費量快速增長。

隨著不同礦種需求增長的分化,不同礦種勘查投入變化也將出現分化:持續下行、波動趨穩或繼續上行。

廣義環境地質加快拓展,城市、地熱地質等成爲新增長點

貫徹落實“十九大”對地質工作提出的新要求,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的新需求,地質工作將發生重大轉變。

一是服務新型城鎮化建設,城市地質、地熱地質等將得到快速發展。全國城市地質工作會議明確了今後一段時期的目標任務:2020年之前,完成100個地級以上城市1∶5萬基礎性綜合地質填圖;到2025年,完成338個地級以上城市1∶5萬基礎性綜合地質填圖。地熱作爲綠色、清潔、安全、可再生的清潔能源日益受到關注。中國地質調查局將“京津冀協同發展區地熱資源調查評價”列爲科技攻堅戰之一,重點推進雄安新區、北京通州、天津東麗地區等地熱調查,爲地熱規模化、可持續高效利用提供支撐。

二是服務環境汙染治理,水土汙染調查與治理將加大力度。汙染防治是中央確定的2018年三大攻堅戰之一,實現汙染物排放大幅減少和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對土壤汙染、地下水汙染調查等提出了迫切需求。綠色礦山建設,要求全面加強礦山地質環境治理恢複和礦區土地複墾,實施礦山複綠行動。

三是服務民生與鄉村振興,農業地質、土地質量、地質災害調查等將受到關注。服務于“精准扶貧脫貧”和鄉村振興,需要圍繞滿足居民生産生活用水開展水文地質調查評價,圍繞農業生産和種植結構調整開展農業地質調查,圍繞食品安全開展耕地汙染調查,圍繞地質災害防治開展地質災害調查評價。

對策與建議

明確礦産勘查准入與退出政策,加強礦産勘查市場體制機制建設。在礦産品價格持續上漲和采礦業利潤大幅回升的背景下,2016年與2017年礦産勘查投入連續大幅下降,在一定程度上與相關管理政策收緊與礦業權人權益保障有關,也與礦産勘查市場體制機制建設滯後有關。我國礦産勘查市場主體成熟度低、融資渠道單一、風險抵禦能力低等問題突出。需要從國家層面著力推進礦業權管理政策的調整,加強礦業權人合法權益的保護。

加大水工环地质调查财政资金投入,稳定地質勘查财政资金来源。在中央和地方财政大幅减少矿产地质调查投入的同时,水工环和基础地质调查投入并没有得到相应增加。水工环和基础地质调查更多地为公益性地质工作,主要依赖财政投入。在社会投入大幅萎缩的形势下,中央和地方财政对保障地質勘查工作的稳定性和连续性显得尤为重要。保持中央财政投资不减,带动地方财政稳定投资水平,有序推进基础性、公益性地质调查和战略性矿产勘查工作。

加强深部矿产资源勘查技术攻关。随着地質找礦工作的进行,近地表、出露区矿产资源找矿空间不断缩小,未来几年国土资源系统将深入实施“三深一土”科技创新战略,不断加大向深部进军的力度。深部矿产勘探存在诸多技术难题,亟需研发深部探测的方法、技术与设备。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關新聞
地礦新聞